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狗:地下赞巴拉王国

斗鸡走狗过一生

 
 
 

日志

 
 

Sunday Morning,I got a feeling I don't want to know  

2007-07-07 00:00:00|  分类: Language is a vi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drunkdoggy.blogbus.com/logs/6499664.html

从小读书不喜做笔记,记忆力又不过人,导致如今一把年纪,做不了诗人也罢,评论也做不得.

想起十年前读塞林格太过瘾,破例弄了个摘抄本,一笔一画记下——说天冷,“冷得像巫婆的奶头”;说人老,“糊涂得不知哪是自己的屁股哪是自己的胳膊弯儿”;说人暴躁,“热得像个着了火的炮仗”;说真正有意思的书,“你读完后,很希望写这书的作家是你极要好的朋友,你只要高兴,随时可以打电话给他”。天哪,我居然用了分号。

那时说这些话的孩子大我一岁,于是暗中把他尊为偶像,引为知己。后来同班一个孩子问我,你看什么书?我说,XXXXX。他说,你看了几遍?我说,三遍。你呢?他哈哈大笑,五遍。我说,想给他打个电话什么的,他说我也是我也是啊。

于是就有了人生第一个朋友。

那时候也读读古文,看看夏目漱石,莎士比亚,梭罗,罗素的哲学史,写写言情小说,成绩也好。有了这个朋友,也不肯跟他说话,只暗中追随他的言行。有天他又来到课桌前,说,你给我们地下杂志写点什么吧。我不胜惶恐,已经忘记写了什么,给他,却被他一帮哥们取笑一通。于是他又来找我,问,你听什么音乐?我说郑钧朴树吧。他说,那么,你听过“中国火”吗,Beatles呢。

人生头一次想为自己的无知大哭一场。

于是他每周给我一盘打口带或一张打口CD,我每周还他前找盘英语磁带托小毛录下来,还他时就问歌词,他就用一节英语课来奋笔疾书,课下递张龙飞凤舞写满所有他知道的乐队历史八卦音乐鉴赏歌词摘抄给我,一句话不说就走了。

高三时候,我已经听过他听过的所有音乐的三分之一,能够脱口唱出张楚、红房子和TheDoors等人脍炙人口之曲,终于勉强能够及格毕业了。我又写稿给他,他回纸条,Fucking Cool。他也发了我的稿子,在短命而带劲儿的《地下的花朵》。逃课在教研室偷偷打字,自己打印装订分发,一切都是DIY。末了还要发稿费,发到我,是一张RHP圆盘。几个星期后我才有机会借到一只CD机,听了几百遍,还人家机器时,机器已老了几千岁。

有一天,她打开收音机,摇滚乐拯救了她的生命。

当然学校禁了小刊,并把它与黄赌毒归为一类严加批判。作为反击,他又做了一份,出离愤怒,面目狰狞,发与学弟学妹,却一个同党也未网获。《地下花朵》之后,大家也远走天涯。出国的占了一半,剩下的北京上海,惟有他留在青岛看家。

我们写日记般通信,收到信又要狂喜,打爆张张电话卡。 

后来我恋爱了,还把他照片贴在墙上,男朋友的众妹妹来了问是谁,男朋友说,是Lee的男朋友。

我就把照片摘下,放进信封。如今已不知所踪。 

后来,大约是去年吧,朋友在西安遇到他,回来后学他说话。他说,他很兴奋地问他说,你知道有个叫电骡的东西么。我突然觉得伤心极了,却陪着笑了。

回家这么久了,都没有见过他。今天,收到了一位先生的邮件。我一直默默看他文章,偷他思想,常有会意,想要成为他的朋友,电话他。后来,我把这些都忘了,讲话就开始不厚道了。他却肯看我文章,给我鼓励,主动提出做个朋友。

这几天,一直坐在电脑前看Blog,看到形形色色的文艺青年竟一夜之间都长大了。有当年小屁孩,反面教材,如今成了80后,拍电影发专辑写小说。更多的是写诗的不再写诗,专等各色新书一出,也不管一二三流,一概熬夜读完,写了评论发表。也有电影看得比书多,索性专看新片,不再读书,做起专业影评人。惟有摇滚青年,还是那么没谱,各行各业都占着,看的听的只随自己喜欢,不肯专心做好且只做一件事。更多女孩,只把品味交与美服。

也看了Lee先生的部落格,恍然间又回到十年前,第一次想大哭一场,为自己的无知。如果我没有遇到摇滚乐,也许依然是个好学生,好好读我国文学,学他国语言,不致文盲到今天不学无术言之无文的地步。而如果我一直是个及格摇滚青年,也许不会多读这三两年,更不会如此乐盲,不会写不出一首好诗,一个好故事。

我知道,他再也不会想要给我打电话了,就像我再也不能打电话给他,并把他当作师傅。就像博古通今的学者先生不可能成为我的朋友。我想说我还是地下的被践踏的花朵,忽而又说我将建成我的地下赞巴拉王国。我的语言变了,声音变了,我站在哪里,我将变成谁,已经看不清楚。

Who will call

It's nothing at all.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