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狗:地下赞巴拉王国

斗鸡走狗过一生

 
 
 

日志

 
 

鼹鼠的故事  

2007-09-07 00:00:00|  分类: Language is a vi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drunkdoggy.blogbus.com/logs/8140524.html

这真是有点没正经了,我本来和鼹鼠一点关系也没有。

只是有天诺博士问我说,这些天我有没有突然变得很瘦很瘦。果然!照照镜子,都快成Nico脸了。我又发现,我突然变得很黑很黑。天哪,我去了哪里?诺博士说,也许去了非洲?也许非洲也有个叫赞巴拉的地方?你在那里拼命地跑拼命地跑,就像真正的你那样?

哦也许吧,那应当是在古代,我非常幸运地成为诺博士笔下的人物。可能有很多鼹鼠,因为那是个关于鼹鼠的故事,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关于鼹鼠,它们就像一个个小黑人,站在一株株棕榈树旁,难怪我的回忆把地点理解为非洲。有一天,鼹鼠们突然对制造火箭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于某个夜晚得到神的谕示,必须日夜赶制,以便在最短时间内把可能给鼹鼠们带来灾难的人类送到未来。不幸的是,鼹鼠们的工程走入瓶颈,燃料和金属问题让它们发疯,而图纸的关键部分居然被神秘人物偷走了。对诺先生的故事简介就到此为止吧。那是一项未竟工程,你知道,它最终可能跟鼹鼠没有一点关系哪。

也有些事情比造火箭远为重要和有趣。那就是在诺博士睡着的时候,我和鼹鼠们的交情。我给它们唱《冬天》和《幸福》,难以想象,它们是天生的摇滚乐手。以及,它们居然对我们这个时代一位哲学家所心仪的“下沉的人体”感兴趣,毕竟,这符合鼹鼠们的审美观。为了保持健康,我们大胆地服用一种叫“五石散”的东西。这是一种来自古中国的著名的毒。渐渐地,我们由弱变强,直到我们的皮毛黝黑水滑,汗液晶莹洁净,如同石头般健康。夜里我们抱做一团,静静安睡。我悄悄告诉它们,在我的肉和骨中,有一种向内生长的刺,即使在梦里,它们也在制造一种疼痛,任之游走。它们用尖利地嗓音大声说,拔掉它!我说,可是,我还要用它来感知愉悦。它们说,那是个错误。你知道么,伟大的诺博士曾经发明一种内置天线,跟你的刺长得一模一样。

这些天,我总是跟鼹鼠们呆在一起。我的语言能力进步很快,几乎已经跟它们一样的好。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