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狗:地下赞巴拉王国

斗鸡走狗过一生

 
 
 

日志

 
 

Spend the summer days with a friend named Franz Kafka  

2007-11-05 00:00:00|  分类: Language is a vi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drunkdoggy.blogbus.com/logs/10646396.html

家庭生活

 

    狗终于还是被父亲送走了,尽管它未经修剪的前爪似乎还搭在父亲的胸口,它的因过度愉悦而湿润了的眼睛的闪光还在父亲的虹膜上留有倒影,它在最近一次成功的球类游戏中濡湿的球还保持着湿润,它哀婉的号叫声已经被淹没在路的尽头。父亲拍拍洁净的衣袖,微笑着挥手致意,风吹走了他皲裂手指上一缕金黄的毛发。“它曾经给我们的家庭生活带来欢乐”,父亲向大家正色道,并迅速地收回他的微笑。然而我没有完整地看完这一切,一种极为羞愧的感觉袭击了我的心。若不是遍布尖利石子的地面带来突如其来的颠簸,我难以止住我的眼泪。母亲的喊叫已相当含混,然而当浩荡的黑骑士们呼啸着穿过小镇,我仍然听到她的喊叫渐渐变成一种歌唱。如果是这样,于是,带着一种更为尖利的牙齿切割声,我穿过遍布尖利石子的街道,拨开驮着黑骑士的黑色马群,最后一次出现在父亲面前,准确地在他光洁的脚踝处留下两弯对称的牙印。而它的情况却是这样:咬紧牙齿直到把它们一颗颗咬碎,跳跃着穿过遍布尖利石子的街道,穿过挤满整个小镇的黑色马群,再次出现在父亲面前,在他白皙的手掌心留下滑腻多汁的吻,并得到了一份意外的午餐。作为感谢,它欢快地扭动着身体,并最终回到了我们的家庭生活之中。


随机文章:

块茎的游戏 2009-01-17
清晨的嗓音 2007-08-18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