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狗:地下赞巴拉王国

斗鸡走狗过一生

 
 
 

日志

 
 

Better Late Than Never.  

2007-11-07 00:00:00|  分类: 一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drunkdoggy.blogbus.com/logs/10684495.html


一个半小时之前,当我乘着一辆五成新五成旧的折叠自行车顺利抵达某出版社门口,整理了我被误认为韩国人的新帽子压坏了的头发,冲好一杯lemon tea,打开本本,套上尼泊尔暖衣,翻开昨天上午未看下去的译稿,此时耳机送来熟悉的音乐,“你说风景好,我说想不到”,我想,我过上了平静的生活,也许我应当感到满意,像大家认为的那样。

请协助修改如下风格稳定的译稿:

No.1:“你不认为你这样的表现十分得体,不是吗?”

No.2:我会时不时地经历同样的懒散和愚蠢,在那些时候,我会愈来愈深地陷入耻辱之中,甚至还会略略有种挑战的意味,完全意识到我的罪恶却不能或不想——对此我不能确定——做得稍好一些。

并审查我最近的活动:

No.1:昨晚去“上城”看《色戒》。当然,没有看到梁朝伟的香蕉,也没有汤唯的腋毛,不知道剪了几多,从9点50到12点20,已经足够长。其间你不会犯困,虽也不像某些人说得那般惊心动魄,但每个微妙的表情都让你手心微微潮湿,并一直潮湿。坐到大屏幕熄灭,再无观者,虹膜上一直保留的是金属黑的采石场,六人背对行刑者跪成一排,镜头上移,第一次,我们的眼睛移到了空中,那时你才能真正喘息片刻,再唏嘘。当然,它像很多东西,比如《审判》,他们像K一样,K像狗一样。死的时候哭还是不哭,是否还有力气对看一眼,是不是会想要呕吐,是不是会看到远方高处一扇窗子打开,有一点光,那个轮廓是谁呢,do I konw u。然后,走在黑的无人影院,你知道散场的味道有多好,巨大的卡通人鬼影憧憧,天哪你不知道我多想睡在那里。就一个晚上。

No.2:从十月下旬到现在,共做并正在做的工作:毛姆《弗罗伦斯月光下》,袁越《来自民间的叛逆》,Orwell "A Collection of Essays",奥威尔《我为什么写作》(中译)。待写书评:《五年顺流而下》,《流动的光影声色》。

No.3:非常适时地发表了两篇文章,一刊冠以“世界”,一报冠以“中华”,并因此更为适时地荣获在我极为稀罕与我极为不搭的官方荣誉一项,双亲二老乐不可支。

No.4:这是我的幸运我想。我也许是个倒霉孩子,但基本未有遇人不淑。有个孩子说,你用XXXX赢得了世界的优惠,我以为不错。一直以来,我都受到过多的宠爱,在被狠狠地践踏之后。我的同类毫不犹豫地拥抱我,然后任我走向任何方向。

No.5:我变得更加地小,穿白色与粉色系衣物,喜欢披头四,早出晚归,呕心沥血,歌舞升平,醉生梦死,面写微笑,与民同乐。不装嫩,只是表里如一地年轻起来,和我的neverland城的小伙伴们一起。

No.6:小AT实在是个可爱的诗人。比如这个:

狮子

      狮子和我
  相处得很好,它趴在电脑旁
  打呵欠。一切很温暖,从秋天到冬天
  
  早上出门的时候我想到死
  和浮在远处的句子,把死给我的狮子
  句子写在纸上,每天我喂养两只动物
  
  我去远处的月份它代替我愤怒
  它天生带着轻蔑。平稳而持久
  像水母一样含毒,鲸一样笨重
  
  在某天的中午,在水面以下
  它会跟着皮靴上有血的人,跨过我的尸体
  在太阳最好的时候钻进树丛,发出轰隆隆的声音。

No.7:办公室不能msn,欢迎使用Gtalk:drunkdoggy@gmail.com

ps:办公室对话节选:

欢迎使用 Google Talk!
fenree: 哈哈。
那就回去吧。走走路很好的。尽管说我不怎么喜欢学校这个奇怪的东西,但学校的环境还是不错,比较合适想和走路。
只要不闹厌烦和其他小情绪,会很好的。
drunkdoggy: 我要骑车呢
要穿过很多十字路口
前天还连续撞了一个自行车大妈和出租车大叔
fenree: 小心迷路。我第一次去南大,找余志扬,他居然出来地铁站就不知道该怎么走,差点跟着他迷路,一边迷路还跟我一个劲地说,大街上的人都有自己的隐秘,都是不完全的。老式存在主义,实在可怜又可爱。
出租车你也敢撞?下次要注意分下等级,因为不是什么都可以拿自行车撞的。
drunkdoggy: 哈哈阿笑死我了,他好可爱啊
我也迷路的,但不会说出这么可爱的话来
恩,是被大妈骂得好惭愧,一拐弯就撞了大叔
还好是刚开动的
fenree: 南京本地人,是不是最爱数落人呀
drunkdoggy: 是啊是啊,上个厕所也要把前面上过的人骂一遍
好可怕的
fenree: 我记得一次我在西站附近的望江楼下面的一个小寺庙,里面好像有大屠杀纪念什么的,一大帮子大学生预备党员在宣誓,一个过路的大妈看了用南京话说,这些人通通应该弄到大西北去。
drunkdoggy: 太经典了,这个应该好好收集下,南京大妈们的言行。。
fenree: 哈哈
还有,我很多次大早上就到南京,差不多5、6点时候吧,坐公交车,全车鸦雀。个个表情严肃,这在郑州根本碰不上如此冷场局面。偶然有人说话,就是在吵吵。
drunkdoggy: 可能大家都比较困!或者都比较酷。
No.8:照了大头证件照一枚,傻白如下:


随机文章:

隐者深闺 2008-11-12
Zoo-man 2008-04-07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