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狗:地下赞巴拉王国

斗鸡走狗过一生

 
 
 

日志

 
 

每个人心中的魔鬼,在把夜啃垮。  

2007-12-23 00:00:00|  分类: 一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drunkdoggy.blogbus.com/logs/12568476.html

两天时间读完毛姆《剧院风情》,再次陷入深度疲劳。下午从六七点睡到八九点,昏昏然醒不来。途中听到小胖磨刀后愈加噼叭有力的砍柴声,恍惚间想到《本能》末尾处,男人来到女人宅邸,惊见一打字机自动生出高速公路般绵延的字句来,毛骨悚然。有一种病叫“写作狂”,如同有一种人有“表述狂”,梦里有人评论着。于是又滑入别个梦境,想着,这女人的书必是不加锤炼推敲,硬生生丢给出版社,编辑们该有得好忙。又想,这就类似我改而未果的《先锋派诗歌》,《符号政治经济学批判》,类似《我为什么写作》,也许类似我听说过的《摇滚诗歌》?一定有得好忙……恍惚间,似乎又挥起一支笔,急匆匆寻起错别字,在那些高速公路般绵延的充满错误的长卷中……如同寻找一个消失在动物园夜晚的神秘男子……也许,那男人有着令人骄傲的过往,他不缺少爱,相反,他或许死于被爱,死于孤独,他或许已经被爱死了,或许奄奄一息,等待拯救,等待唤醒。他就是男性版的“睡美人”,他就是男性版的“豌豆公主”,他是“葫芦娃七兄弟”中,那个我还未有探索的小七兄弟。

 又,在《剧院风情》中,其实并没有三个或更多男人的存在,更没有朱利亚的不存在。相反,只有朱利亚是存在的。她不因她的表演型人格而被取消了真实自我,那就是她的自我,随时准备挣脱束缚,蒲公英般飞散成千万个。在终于克服了爱情,也就是克服了一双泥足,炼为精金,从而从泥足深陷的爱情中冉冉升起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一个假战胜了真,成为了真也拯救了真的女人,她以一当三,无坚不摧。对于一个克服了爱情的女人,二十节车厢的男人也不是她的对手。

于是结尾处,我们看到,彻底摆脱了真的假朱利亚洗尽铅华,无比真实地坐在大饭店一个角落里的桌子面前,精疲力尽。她太累了,深度疲劳,从戏里戏外的战场中几番跌宕,终于凯旋而归。她为自己点了她从小说开头就想要点的煎牛排,炸土豆,啤酒。去他的海浪中升起的维纳斯,去他的一笑倾城一代红伶,这才是朱利亚。徐娘半老,苍白干瘪,打扮似被遗弃的伦敦缝纫女工,爱牛排胜似爱任何男人。

于是,我想起,在入睡前,似乎还有这样一句话被什么声音说出:事实证明,我们在动物园中寻找一个男人的决定是完全错误的。显然,那个男人要么在大街上,在人流车流中,在格子间,在床榻上,在空洞中,将自己掩藏得很安全。要么,事实上,也是我希望的结果——一个男人必须在动物园被等待。

我们只能在动物园等待一个男人,而不是寻找他。在此之前,我们不能奢求其他。比如,触摸,真正的交谈,占有,以及,卸下武装,丢盔弃甲。

 


随机文章:

那只燕子 2009-05-15
一剂猛药。 2007-11-15
福楼拜和我. 2007-08-17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