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狗:地下赞巴拉王国

斗鸡走狗过一生

 
 
 

日志

 
 

芬蕾与莫瓦  

2008-01-20 00:00:00|  分类: Language is a vi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drunkdoggy.blogbus.com/logs/14160522.html

芬蕾与莫瓦

 

1 莫瓦

 

这个早晨有点冷,莫瓦从咖啡馆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路边有了薄薄一层积雪,道路上已经有些泥泞。“南方的雪”,他俯下身,伸出手,感觉有些头晕,又站直,双手缩回大衣口袋。他感到手机嗡嗡地振了起来。

“嘿,怎么?”

“莫瓦,能帮我个忙吗?”

“说。”

“能过来一下吗?我就在你们店附近。我有点麻烦。”

“你大姨妈来了?”

“说真的,比大姨妈没来都危险。我手机快没电了。求你了。”

莫瓦记下那个地址。不是很远。他犹豫片刻,钻进一辆停在身旁的出租车。

 

乘电梯到32层的那几分钟,莫瓦想到了他小时候看过的第一部鬼片,大部分情节都发生在这样的医院绿的电梯间。一阵晕眩。门开了,他试图打个哈欠,没打完,流出泪来。

他拨通那个号码。芬蕾。他还几乎不认识她呢。虽然常常在店里看到她。她和一个看上去大她两轮的男人在一起。俩人每次都喝个烂醉。有一回,她去洗手间,碰到夜班服务生莫瓦。她说嗨。待会儿你能把我们送回家吗。我叫芬蕾。你呢。

 

2 芬蕾

 

“我在你门口呢。”

“你看到门口有人没?”

“就我一个。”

“你到过道拐弯那儿看看。有道铁门那里。”

“确实没人。”

“你确定?”

“开门吧。”

门开了一道缝儿。温暖的带着牙膏味儿的气流钻出来。她的眼睛有点儿肿。头发不乱。

她伸出一只手拉他进来。

“你来的时候没看见一个女的?”

“我看见鬼了。”

“坐电梯之前也没碰见?”

“这是谁的房子?”

“他的。我第一次来。”

“他呢?”

“回他家了。”

“操。”

“有个女的,一直在门外。敲门,踢门,叫。”

“做梦吧?”

“真不是。”

“干吗的?”

“她还有钥匙。幸亏我把门反锁了。”

“他老婆?”

“估计是他第五六七八任前女友。”

芬蕾点了一根烟。莫瓦也点了一根。“这屋子太他妈热了。”

“下雪了。外面。”

“嗯。咱们走。”

“你还抱着盆花干吗?”

“他送我的。放这儿就干死了。”

 

“跑这么快干吗你。”

“你看那个女的,广告牌下面那个,穿黑衣服那个,一直看着咱们呢。”

“你这副样子是有点儿不正常。”

“咱们去哪?”

“我没钱坐车了。”

“怎么会没钱坐车?”

“刚打车来着。”

“噢。一分钱也没?”

“我卡里有。昨天卡被锁了。”

“被锁了?”

“说我密码不正确。连错三次,就锁了。”

“那走回去吧。我昨晚上没带钱包。”芬蕾又翻了一遍她的包包,扬扬左边眉毛。

“去你那儿?”

“我家离这儿不近。你住哪儿?”

“月牙湖。”

“怎么住那儿去了?上班多不方便啊。”

“那是我蹭的地儿。一个朋友的宿舍。”

“学生宿舍?”

“嗯。最近那孩子回来了。”

“你睡他床那孩子?”

“对。”

“你怎么办?”

“住网吧呗。”

“你过的这是什么日子啊。”

“你过的也不是什么好日子。”

“去我家吧。”

“你家没人?”

“他们都不回家。一般不回家。”

 

3

 

她接了一个电话。她又接了一个电话。

她抽了一根烟。她又抽了一根烟。

她换了一件衣服。又换了一件。这是这个晚上她第四次换衣服了。

她从来没拉过窗帘。也许她的房间根本没有窗帘。

中午的时候,她的阳台上出现了一个男人。还几乎是个孩子。在有阳光的地方摆了一盆植物。戴着一顶红色的帽子。

原来就是他?这么多天来,活在我想象中的那个人,绝对不是这幅模样。

她打了一个电话。她又打了一个电话。

她脱掉一件衣服。又脱掉一件。

她又钻到她温暖的卡通图案的被子里了。抱着一只咖啡色的小熊。憨豆先生的那只。

她又睡着了。

十一点钟她准醒。

 

3 芬蕾和莫瓦

 

房间里没有沙发。也没有更多的被子。空调坏掉了,只出冷气。

“我得赶紧睡会儿。五点钟叫我。”

“你每天就睡这么一会儿啊。”

“不是每天。就今天有人折腾我。”

“你干吗找这么一个工作。”

“晚上工作。不费脑子。上午睡觉。下午看书写东西。”

“你毕业了?”

“我都工作两年了。我早退学了。”

“大几?”

“二。”

“那你跟我一样大。你怎么还戴着帽子。真好看。猎手帽。红色的。”

芬蕾戴着莫瓦的帽子。她拿起手机给自己拍了一张。又拍了一张。

她又穿上莫瓦的大衣。豆绿色的。她拿起一只小熊形状的钱包,想了想,抽出两张,塞进大衣口袋。

她又抽出两张。

“还有钢蹦呢。”她愉快地把它们也扔进口袋。“给你坐车用。”

这个下午,芬蕾和莫瓦躺在一张床上。五点钟的时候,他们将在床上躺着。讨论巧克力冰激凌。


随机文章:

结婚 2008-06-24
赵小姐姓赵 2008-02-23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