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狗:地下赞巴拉王国

斗鸡走狗过一生

 
 
 

日志

 
 

《中国故事》与“中国故事”  

2008-01-21 00:00:00|  分类: 一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drunkdoggy.blogbus.com/logs/14257011.html

读李冯的《中国故事》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儿了。读完李冯的《中国故事》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儿。开始,不知道李冯是谁。看到腰封上的介绍才知道,原来是写《英雄》和《十面埋伏》那个人。于是不免心生抵触。后来又知,这是他十年前的小说集,“至今仍被文坛中人津津乐道”。

那么,就看看这个纯文学的纯小说家为什么会变成一个发达人的吧。

一篇篇读完,很有些惊喜。从磨磨唧唧的《多米诺女孩》开始,到疲于炫技的《十六世纪的卖油郎》,从可笑的《最后的爱》,到生出千万只扑簌簌翅膀的《蝴蝶》,越往后越好看。尤其看到类卡夫卡的《在锻炼地》,类纳博科夫的《蝴蝶》(它简直就是在向纳老头儿致敬)。当然,最李冯的,还是《王朗与苏小眉》,以及传说中的《十六世纪的卖油郎》。怎么都是些纯情又乱爱,虚幻又迷离,恍惚又较劲的调调?人说,他展示了“爱情、诗意和幻想”丧失殆尽的全过程。人说,他拥有未被欧化的语言,在对最正点的欧洲大师的汲取中,他仍然保留了汉语的纯正。人说,他所有故事都不可救药地忧伤。那些忧伤,很遗憾,未有幸酿成诗意潺潺流淌,也未有幸酿成雪崩轰然倒塌,它们就在李冯的专制下那么憋着,忍着,恰如同《王朗与苏小眉》中那剧中人忍得看官忍不得的所谓爱情,憋得发馊,委屈地,然后艰难地一点点呕吐给你看。

这样的一个李冯,与你我看到的那个张艺谋的李冯有多少共同之处?你不禁怀疑他们是否是同一个,或李冯的创作是否被光与影生生分割成两段各奔前程的蚯蚓尸首。

真的,那个嚷嚷着“他公干去了!”的傻大姐,那个死了几多回愣是硬挺着爬将起来的小妹,与写出这本素白小书的热爱玩弄技巧与玩味爱情的广西文学男青年,这个健壮的帅小伙,卡夫卡与纳博科夫的致敬者、中国古典文学的爱好者,这个南京味道的偏执先锋小说家……究竟有着多大关联?如果有,人要问,张艺谋对我们的文学青年做了什么?人要问,这关联是如何荒谬地产生,荒谬如同这些活在十几年前的字里行间中的男男女女们较劲费劲使不上劲最终彻底没了劲的爱情故事?

然而我想,也许这就是李冯的天才所在。人要问,他为何不像朱文,拍个《好多大米》《云的南方》出来?亲爱的人,这都是命啊。你就扪心自问,张艺谋找上门来送钱你要不要?《自序》里他说,他在自己拍电影。再读一遍美妙的《蝴蝶》,你就知道,这小子早晚得重新给我们呼啦啦变出满天的蝴蝶来,如同那个你以为只会变钞票的退休乡下魔术师老头儿。

那可是个彻头彻尾的“中国故事”。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