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狗:地下赞巴拉王国

斗鸡走狗过一生

 
 
 

日志

 
 

红山(一个填空游戏)  

2008-01-24 00:00:00|  分类: Language is a vi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drunkdoggy.blogbus.com/logs/14408754.html

1 红山路上的阿丝玛 

 

刚刚来到洛野城的时候,我谨小慎微的步伐从来不曾超出从住处到办公室那一段路途。我一直奇怪的是,从管家桥到水门桥,并没有河。当然,管家桥与水门桥一样,也没有桥。我常想,如果我生在百年之前,一定可以见到这两座桥,以及它们之间的那条河,它会是一条什么样的河呢?我需要驾舟行驶吗?那时候,每天穿梭于宅邸与衙门的我,一定比现在惬意许多。至于阿丝玛,鉴于她总是笑得那么夸张,不管在桥上还是船上,我肯定还是会远远地听到她,嗯,就像我刚刚到达这座城市的那几天,我总在两座桥之间的必经之途上听到她那样,再次听到她。

从管家桥到水门桥之间的必经之途,是红山路。那些天,由于坚持步行上下班,我于每天下午5点三刻经过红山路的冰淇凌店时,总是会看到一个躺在马路上的男子。毫无美感地躺着,但衣冠齐整,神色淡定,自行车躺在另一边,车筐里装着超市买来的食物。我凑上前去一点,没有嗅到酒气,我又看看他的脸,也没有任何伤痕,当我要翻看他身体的其他部位时,一连串尖利的笑声打断了我。那是阿丝玛。站在冰淇凌店的窗台上,穿着宽大的白衣服,左臂夹了本金光灿灿的中英文对照版的《圣经》,右手拿着一把枪,对着我。

“别动,那是我弟弟”。她响亮地说,几乎不费任何力气。同时晃了晃那把枪。

天气已经不是很热了,红山路上甚至堆满了无人打扫的落叶,把自己的弟弟放在这样一个既不凉爽也不温暖的人来人往的大路上任人指点观瞻的,怎么可能是一个好姐姐。我对阿丝玛的印象实在不怎么好。更何况,当我并不理会她,转身对地上的男子展开更深入的调查时,她居然从窗台上扑通一声跳下来了呢。

 

 

 

 

 

 

3 红山

 

天亮得这样早,火车无疑是在开往东方。我不得不承认的是,五年的逃亡生涯之后,我还是第一次坐上长途列车,去追寻一个人。我把音乐声调大些,再调大些,直到我可以清晰而持续地听到一个女人的吟唱:wukuwuwukuwuwuIt’s cold outside。车窗另一面已经结了冰。车窗这一边,我坐在这里,涂涂写写,睡睡醒醒,已经三十小时之久。

在隧道中,彻底的黑暗统治我们,十分钟或更久。很快地,火车停靠在一个米黄色的无名小站。一个女孩,穿着宽大的白衣服,正与她的穿着白衣服的狗嬉戏着。她们,在踢……一块冰。也许是在昏暗的灯光之下艰难地涂写了太久,我看向窗外时,眼睛痛得流出了泪。我走出车厢,寒风毫不客气地将一片雪吹进我眼中。我继续流着泪,狼狈不堪地看到,在我的正前方,站着一座赭红色的山。

多么神奇啊,就在昨晚的梦里,我像小时候那样奔跑在田野上,追逐一只我并不怀任何恶意的兔子,并像往常一样绊倒在一片马铃薯田中时,我昏倒了。不知过了多久,恍惚间,我听见一串刺耳的笑声,白衣服的阿丝玛骑着一头青绿色的巨象款款向前,携带着她三千个面如菜色的弟弟,踏上座座赭红色的群山。山下,一道冰冻的河银光闪闪。

 


随机文章:

结婚 2008-06-24
赵小姐姓赵 2008-02-23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