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狗:地下赞巴拉王国

斗鸡走狗过一生

 
 
 

日志

 
 

错误的吸引。  

2008-02-23 00:00:00|  分类: 一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drunkdoggy.blogbus.com/logs/15861012.html

05年的时候,我每天认真读卡夫卡,有一天,我终于鼓足勇气发了个短信给箭鱼,我说,《马戏团顶层楼座》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很快地,他回说:可能是那人总想去救什么,但事实似乎并不像他想的那样,不需要他的救。

那天我很有些高兴。我觉得箭鱼说得很好很简单,这是自我第一次读到那个故事以来的近十年中得到的最令人满意的解释了。

不仅仅如此,他还说出了一种可怕的真相。那个深埋在马戏团顶层楼座的满脸泪水的年轻人,他要么是个圣徒,要么是个可怜的幻想家,是个世界上最矫情的,自认为是天使的,事实上只为他自己哭泣的,谁也不需要他的家伙。他可能就是卡夫卡,是我,是所有能吸引我的人们,这种吸引的结果,不是救的完成,而是救的不可能,是比不救不怜悯更深刻的失败和毁灭。

卡夫卡还有个极短的故事,叫《海神波塞冬》。故事里的波塞冬并不像他的名字般神气,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逗乐角色。海神波塞冬有着自己的逻辑,他日理万机奔忙一生愁眉不展垂头丧气,他甚至没有时间喘口气停下来看一眼由他掌管的辽阔海域。他太忙了,没时间活。

幸好他是天神。不会死。而人总是要死的。现实中,我遇到这样一位海神,我唤他做波塞冬,而即使我这样叫他千万次,他还是会死的。他还是会像那位不会死的海神波塞冬一样生活下去。

我想我不该像马戏团顶层楼座上的年轻人那样,想要救这样一位疲惫而忧伤的海神了。我是谁?终日深埋在马戏团顶层楼座看同样的演出流同样的眼泪再年轻的年轻人也会衰老也会疲惫。况且我在遇到这样一个人之前,就已经衰老又疲惫。况且每次泪眼朦胧里,都看到那样一个神采奕奕的马戏团女骑手,那样一个哼着小曲满身舒适的海神波塞冬。我知道,我只需稍微转转头,就会看到临座那个更加忧伤善良的年轻人,他终日观看我的生活,为我哭得满脸是泪。我知道,只要我像一滩泥一样瘫在他面前,我就得救,就指他为神。

继续为我的马戏团掩面痛哭,继续时刻准备葬身海底,还是转过头去,对我,这几乎不是一个需要答案的问题。你知道,我会选择逃开然后回来,再逃开,再回来。直到一次彻底的精神崩溃发生之后。那时候,这一切会从我这里结束,彻彻底底干干净净。那时候,你若剖开我的尸身,会看到所有向内生长的刺。我的死必然是最暴烈而无声息,你看不到它,因为所有值得尊重的死都是害羞的,是最后的秘密,不应该被任何人看到。

 

 


随机文章:

隐者深闺 2008-11-12
救火少年。 2008-05-26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