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狗:地下赞巴拉王国

斗鸡走狗过一生

 
 
 

日志

 
 

太阳光呀金亮亮,醉狗唱三唱。  

2008-05-02 00:00:00|  分类: 一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drunkdoggy.blogbus.com/logs/20125236.html

凌晨一两点梦周公,已经持续了好几周。有时焦虑,有时兴奋,但大多数时间都是在跟庞小兔扯淡。减肥茶喝得人虚脱,长跑运动更让人不支,所以昨晚上在校门口习习凉风中见到亲爱的小黑鸟和初次见面很愉快的小猴儿时,醉狗扶风而立,亮晶晶满脸是汗。在这个据说很适合野合因而也就很容易万事兴的不义之夜,狠心的螃小兔同学不顾劝阻,重蹈覆辙地携同波波蟹同学上到扬州城,夜宿瘦西湖畔,抛下我独守空房,此处我忍不住要遗憾地八一下子:上帝对螃小兔的惩罚终于降临了,他们创造了一个人间奇迹:螃蟹组合夜宿螃蟹巷,他们度过了纯洁的一夜,什么也木有发生。哈哈哈哈。
拍案惊奇之余,我痛悔自己教导无方。我扪心自问,我对螃小兔同学的关心是不是太少?我对她的情感教育是否太过局限于纸上谈兵,以至于大大地疏忽了对她的基础教育?想到这么纯洁地回归南京的螃蟹二人,叫我如何不感伤。
昨天小莉同学惊天地泣鬼神地对我表白说:如果我是男人,我会想要触摸你的心。我会偷偷观察你走近你,成为你不知道却离你最近的人。是不是所有女孩儿都有陌生女人来信情结?明明知道我心肠软,一看到“你,从未认识过我的你啊”之类每每潸然泪下。。。浪费了浪费了,纯洁得一塌糊涂的小莉呀居然从未恋爱过,一时之间,我恨不得自己立马变性为男人。哎,想起这额我的心儿就碎啦。在稀里糊涂地回答了小莉同学的一系列天问到手抽筋之后,突然,出于职业习惯,一个伟大的小说名字再次出现了:《市场街上的斯宾诺莎》。星空中的形而上理念之爱永远在市场街上的俗世之爱面前捉襟见肘溃不成军,哲学老博士怎么也想不明白,眼前这个骨瘦如柴臭烘烘还长着小胡子的老处女,为何会如此轻松地击败他头脑中叫嚣了一辈子的斯宾诺莎,为他带来暖意、颤栗、泪水、幸福等一系列彻底堕落的感觉。哈,我真是爱死这个故事了。
话说昨晚跟黑鸟与猴儿两个小朋友同坐阶上,夜凉如水,面孔看不真切,只觉得女孩子们真美。记得十年前我拥有邵小毛的时候,还常常偷想,女孩子多好,我要男人做什么?拒绝桃花的理由只有一个: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需要一个男人。直到有一天,小毛残酷地未卜先知地说:我们都在等待一个男人,把我们填满。嗄,多么淫荡。你说得对,我已经不再纯洁了。所以看到纯洁的东西会发笑,想哭。
截至昨晚,我已经认识了一小打南大的孩子了,我想,如果把他们弄到一块儿,大家一定可以相互交个朋友,就像有时候我想,有一天我所有的桃花都聚在一起,他们一定可以互相交个朋友,谈谈他们的不幸遭遇,以及他们对女人的坏品位。哈。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