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狗:地下赞巴拉王国

斗鸡走狗过一生

 
 
 

日志

 
 

卡夫卡的朋友  

2008-10-15 00:00:00|  分类: Language is a vi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drunkdoggy.blogbus.com/logs/30261636.html

我一直想要认识这样一个人,一个卡夫卡的朋友,如果他真的存在,并出现在我的世界中,我想要让他做我的朋友。这样,我离布拉格就更近一步。甚至更确切地说,我可以永远不踏进它一步,却永远拥有它,永远一厢情愿地,成为卡夫卡的朋友。

有一天,米卡老师来看我,带了两个博士姐姐,我问其中一个看上去很自信很幸福很平衡的马上就要嫁给一位多金贴心金融男的姐姐说,你都跟他聊些什么呢。她说,生活。我很自言自语地说,我一直很担心,万一我将来嫁给一个人,什么都好,就是不懂卡夫卡,我该跟他说些什么呢。

当然引来哄堂大笑。事实上,这是我一直羞于出口的秘密。我希望自己能克服掉这样一个卑微的愿望。因为我深深知道,如果现实中真的有一位卡夫卡的朋友出现,我们相爱,共同生活,我也不会跟他谈论关于卡夫卡的一切。事实上,我多半会更多地请他修好坏掉的灯泡,以及拉两遍绳才出水的马桶。事实上,我会更多地希望他有方向感,认路,知道从A点到B点的最短距离。我希望他每天发短信不要超过十条。我希望他心理年龄超过三十五岁。我希望他没有恋母情结。我希望他说一不二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希望他永远不激怒我。我希望他明白我是怎么回事儿。分享沉默。我希望他不要抱着我睡觉。我希望他管好自己的小弟弟。我希望他允许我拥有自己的房间。我希望他不足以征服我,但足以赢得我的尊重。

至于卡夫卡,永远是我们最大的秘密。嘿,你也在这里吗。就像我永远不会成为一个“女子”那样,我永远不会严肃地使用这句话。在动物园,我们说: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

谢谢你的知道。谢谢你认为我知道。最后我唱一首《认识了》给你听。

布谷鸟在城市夜里轻声鸣叫

我们找到快乐又忘记了忧伤

我以为我一直在生长

可以永远听见你歌唱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