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狗:地下赞巴拉王国

斗鸡走狗过一生

 
 
 

日志

 
 

工作与时日  

2009-01-05 00:00:00|  分类: Language is a vi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drunkdoggy.blogbus.com/logs/33455000.html

一月:

“北风越过马群遍地,吹到广阔的大海之上,搅得海水汹涌翻滚,所到之处,大地森林发出吼声,山谷中枝叶茂繁的高大橡树和粗壮的松树连根拔起倒在丰产的大地,浓密的森林发出呼啸,野兽冷得发抖,北风的寒气吹进它们的心里。寒光使老年人冷得缩成一团,但却冻不了娇嫩的少女,她们呆在屋里,依偎着亲爱的妈妈,还不知道金色女神阿佛洛蒂特所做的事情:在一个寒冷的冬日,她洗完柔软的身体,涂上橄榄香油,躺在室内自己的房间里,不知道这时候乌贼鱼正畏缩在自己没有生火的屋里或没有欢乐的家里,啃咬自己的脚尖。

“如果你到太阳回归时才耕种肥沃的土地,你将坐在地上收割,手里抓起的是一把细细的麦秆,扎起来只是一捆乱草,沾满泥土,毫无快乐可言。只要一只篮子,你就可以把全部收获统统装回家,没有人会羡慕你。不过,神盾持有者宙斯的意愿也因时而异,凡人很难说定。因为当若你耕种得晚些,你也有可能碰巧得到补救;也就是说,当布谷鸟第一次鸣叫于橡树之间,天涯大地上的人类都为之高兴时,如果宙斯在第三天送来雨水,并且下个不停,知道地上水深刚好齐及牛蹄,不多不少,这样,晚耕的人就可望与早耕种的人获得同样好的收成。你要把这一切牢记心间,尤其要注意灰色的春季和雨季的来临。”
——《工作与时日》

古希腊诗人如赫西俄德者,以自然万物的消长计量时日,今日读来竟觉美不胜收。他用长句,精细串联起天地万物的标志性细节,如同摄影师拍摄组组季节主题照片。十二月,是太阳回归时,你若耕种,将坐地收割一篮荒草;一月,不幸的日子,北风吹进野兽的心里,乌贼鱼在没有生火没有欢乐的家里啃咬自己的脚尖;二月,布谷鸟第一次鸣叫于天地间,宙斯于第三日降下雨水,补牢之人有福了;三月,无花果树的嫩枝头刚刚抽出乌鸦脚印般大小的嫩叶,你可以驾船出海,尽管选择在春季出海,要靠好运气……

在这里,我关心的是时间。人是时间的动物,也许是世界上唯一一种囚禁于时间之中的生命体。狗没有时间感,它对日出日落的反应是日常规律的作息,但倘若变动家具的位置,增添或减少它居住环境中的物件,它会感到惶惑不安。这也就是为什么狗对人或自然的一切不规律的反常行为极为敏感的原因。它的生活何其缓慢,缓慢到杀死了人类的时间,一年和一年并没有什么不同,它对主人的爱情也不会有丝毫变化。相反,人是快的,快到盲目。看到日出日落,看到镜中囚徒,看到双手粗糙,看到眼角皱褶,永恒是不被看到的,因为让人心慌,静穆是不被看到的,因为让人虚无。我们与时间对抗的法宝,就是拼命地快起来,再快一些,比时间还快,忘记时间,过了时间,而不是让时间穿过我们——直到所有的日子点亮了灯,送这被时间葬送的愚人去填沟壑。。。

细节是不被看到的,它们只作为景观甚至布景而存在,它们联合,构成一个电影镜头,一张照片,一纸明信片。坐在你身旁的那个人双眼泛起泪水又拼命忍住,躺在步行街上的流浪汉连续三天没有变换姿势,你每天去上班的路上都看到的那只流浪狗最近有只眼睛失明了……这些都是不被看到的。也许只有古代人,乌贼鱼,大橡树,以及普鲁斯特那样的贵族病人小说家,才能教会齿轮上打转的我们“慢下来”。但真正的慢下来是不可能的,梭罗在瓦尔登,不过是知识分子上山下乡或行为艺术家的一场行为表演,两年后,他还是要回归人类社会,于越来越快的时间之中为自己的出走行为著书立说。普鲁斯特的人生前半段,虽受疾病困扰,也没少周旋于社交场的觥筹交错之间,即使迫于疾病,闭门不出,其大脑运转速度一日可比常人百年。其实,我们在时间中航行,不管是快还是慢,总要最大限度地把舵握在自己手中,必要之时,点石成金,如同后半生的普鲁斯特对前半生的自己做的那样,用一支笔,让马塞尔像上帝那样看时间,看时间对人们做了什么,而他又对时间做了什么。——上帝是没有时间的。

慢下来,给时间以色彩,以生命,以无限的细节的美妙,在一瞬间,感受到你的生命同时也是一棵树的生命,是一只蜜蜂的生命,一滴水的生命,对面那个总不相识的人也有他自己的丰盈和苦难——他可能像你,就是你。在一瞬间看到永恒,在一瞬间感受到整个“时间之环”,纳博科夫说,这就是时间不再存在的一种证明。他写奇怪的“自传”,《说吧,记忆》,记忆在,时间不在,这就是被艺术拯救了的人生的墓志铭。所有致力于此的人们,他们的名字都写在这里。没有时间,只有周而复始的北风,海洋的愤怒,无花果树的嫩枝头,橡树的果实,只有人类的劳作,以及每一次轮回中,不断开化的心智所体验的不同细节,慢慢地,人向天地敞开,回到过去——那时候,人不必走入自然之中,人就是自然,他与太阳,大海,山川,雨雪,称兄道弟,虽然身为黑铁之躯,他仍然相信曾经有一个世界是金子做的。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4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