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狗:地下赞巴拉王国

斗鸡走狗过一生

 
 
 

日志

 
 

尘云的游戏  

2009-01-17 00:00:00|  分类: Language is a vi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drunkdoggy.blogbus.com/logs/34014510.html


觉得累了。必定是知识的饕餮所带来的疲惫。知识是什么?苏格拉底的信仰。自以为可以穷尽世界的深刻的虚妄。尼采可怜犯下知识饕餮罪的钝根学者或学习者,被知识扬起的尘埃和尘埃下的印刷错误弄得失明。如今的知识对于我们,已然是团团尘云而非一顶穹隆,一捧混沌。知识作为尘云——这个说法好啊,说出了知识的形象。
昨夜想着,当阅读不仅在马上床上厕上进行的时候,也就是说,当阅读必定要在书桌前正襟危坐地以一个仪式完成的时候,当阅读需要一支笔,一张纸,甚至一个阅读架的通力协作来完成的时候,阅读变成了什么?我很难给它一个名字。它是知识和愉悦的接受么?然而你如何解释成堆的笔记之后的彻底遗忘?它是主动的汲取和创造么?然而从万万笔记爱好者中,只脱颖而出了一个钱钟书,一个本雅明。剩下的,多半沦为抄书匠,少数成为教书匠而已。有些人不做笔记便不能读书,然而笔记这个东西有个害处,就是让知识变为尘云。你以为你抓住的是一颗实实在在的星星一棵结结实实的植物么?错了,你抓住的只是星的尘云,叶的尘泥。我们说一个人博学,未必是褒奖,很可能只是在说他的大脑中存有一个超级链接的文本库。而这样的文本库,多半要归功于堪比照相技术的记忆术。
文字与印刷术没有普及之时,人们仰望天空,环顾大地,也获取了神明般的真知。书籍发明之后,知识成为可供购买消费和占有的召唤性物体,人们可以随意选择获取它的姿态——马上厕上床上,平视,侧视,俯视,然而随着阅读方式从书本扩散到电脑屏幕上时,阅读的姿态已经被永久定格为俯视了。过多的俯视让我们生病了。
二十世纪是俯视的世纪,饕餮的世纪,是喧嚣的读者的世纪,是知识作为尘云和尘泥的世纪。文学批评俯视文学作品,读者俯视作者,觊觎作者的话语权威,大众文化俯视精英文化,非文学俯视文学,心理分析俯视心灵,小丑俯视巨人,人俯视神或真理或逻各斯,时时刻刻要做命运的主人。命运哪有那么多主人?天堂太拥挤也会变成地狱。二十世纪是摧毁上帝的天堂,从而虚构一个众生狂欢的伪天堂的世纪,也是由一个莫须有的天堂堕落为一座公共浴室,一个大型超市,一个真正的好地狱的世纪。在这个好地狱里,知识消散了,真正的智慧消散了,感受力由他人引导魂飞魄散,“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知识变为尘云,弄瞎新一代俄狄浦斯们的眼睛。
百科全书式的学者古已有之,然而恐怕再不会有了。亚里士多德要成为一个百科全书式权威,无疑要比如今的学者容易许多。然而这并不妨碍千百年来熙熙攘攘的注经者,并不妨碍千百年来“六经注我”。如今我们要说些什么,首要的是先知道别人都说过什么,然后背着说,学着说,最后才是自己说。然而要知道别人说过什么这件事是最难的,因其无有穷尽,大多数人被绊倒在这块石头上,寸步难行举步维艰。好容易爬起来步履蹒跚了,要自己说点什么了,也不过是学着说,倒着说,歪着说,打乱了说,重组了说……每个人都可以说出微生物级别的真理,每个人都可以因此被加冕十五分钟,在浩瀚星空中做一粒闪耀的浮尘,一道瞬时的浮光,在尘云的游戏中称王。
而我因此格外怀念一种叫块茎的东西。只有在尘云弥布的夜里吃掉它们,才让我觉得安心。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