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狗:地下赞巴拉王国

斗鸡走狗过一生

 
 
 

日志

 
 

For I am a raindog too  

2009-02-06 00:00:00|  分类: 一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drunkdoggy.blogbus.com/logs/34695782.html

一星期前我在中山公园后门见到了raindog。我的车还没有停,就看到他走在路上,兀自微笑着。在寒冷的公园,我们并不说什么,走累了,就在门口石椅上坐着,他掏出剪了簧片的口琴,吹乱调的音。他是我回家后见过的唯一一个朋友。几个小时后,我开始感冒,直到今天,没有踏出家门半步,可说是在悬浮的诺亚方舟上度过的。

生病的时候我又开始听raindog,看书的书。

很多人都知道,海明威在巴黎的时候,时常去一家咖啡馆喝廉价的朗姆酒,以此度过冬天。在那里,他希望遇到一个脸孔像新铸币一样亮眼,头发像黑乌鸦翅膀一样斜斜盖过脸庞的女孩儿,他说,如果他有幸遇到她,他会颤栗振奋,将她写进小说。后来,马尔克斯禁不住这样一个女孩儿的诱惑,多次去往巴黎那家咖啡馆,他在接替海明威,等待那个脸孔像新铸币,头发像乌鸦翅膀的女孩儿,等待她走进他的故事。

然而他们都没有等到那个不朽的女孩儿。

我想,这个女孩儿一定也存在于Tom Waits的幻想中。在他的raindog的世界里,小书记员和服务生们拥挤在肮脏的小酒馆,喝着朗姆酒,跳着舞,而一个女孩儿旋转着跃过,她的头发黑得像乌鸦。她轻声说着: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这是一个从未存在过的女孩儿,就像博尔赫斯笔下的中国大百科全书,就像纳博科夫笔下的赞巴拉王国的历史,福克纳的约克帕纳法县地图,它们不是现实中的原型,而是纯粹想象的产物,不仅是想象,作家还在期待着与它们的相遇。

不同的是,因为没有最终相遇,海明威和马尔克斯把这样一个形象留在了散文的世界中。

这些天我总是想起这样一个女孩儿。她从未被遇到过,从未被虚构过,但她是存在的。她就存在于现实世界和离散的意义世界之间,那是一个未被写成的小说的世界。——即使在Waits的音乐中,她也只存在了一支舞的时间,而结尾处,她放逐了自己——她说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真是喜欢这样一个女孩儿。我可以把她狭隘化,比如,我可以说,我有个朋友芬雷,他说他一直想要遇到这样一个人,ta借以存在的是痛苦,她的痛苦的对立面也是痛苦,如果他能遇到这样一个人,不管ta是男人女人动物或非生命体或非物质,他都会疯狂地爱上ta的。可他最终没有遇到过。

我想,每个人心中都有这样一个女孩儿的。如果你在尘世中遇见了她,一定会无限欣喜,无限悲伤。悲伤是逃不掉的,除非你拥有她。悲伤是逃不掉的,除非她永远活着,你永远活着,而你每次见她,都仿若初见。如此,如果我们能够永远错过她,倒是幸运的。

 


随机文章:

你们 2009-02-26
皮诺曹小姐 2009-01-24
幸存者。 2008-05-12
Zoo-man 2008-04-07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