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狗:地下赞巴拉王国

斗鸡走狗过一生

 
 
 

日志

 
 

Russian Dance  

2009-02-12 00:00:00|  分类: 一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drunkdoggy.blogbus.com/logs/35106022.html

收到“Nabokov:Russian Years“一枚,马上把“改革开放30年文学”扔到一旁——如同在清晨,从被窝气人肉气中抽身,吸一口“清新的含雪的空气”——尽管听说到处已是春天。

《纳博科夫:俄罗斯时期》——“俄罗斯岁月”虽然更好听些,但没有“时期”更贴近此书,作者勾勒传主生平跌宕,专注于刻写其“生命纹理”,但更注重作品的详细解读甚至解密,因此更倾向于把俄罗斯和美国作为他的创作分期而非人生经历的划分——是一本好看的评传。如果你熟悉纳氏作品中那些琐碎的闪闪发光的小细节和那些你怎么也想不通的谜语的小鬼魂的话,那么,你有福啦。

我一直以为,若要为某个传主立传,除了热爱与懂得,首先得与之共享一种相似或相惜的风格才行。思维的风格,看万事万物的风格,文笔的风格。历史与叙事本是两个冲突的概念,要书写一个人的历史,恐怕是最能从微妙处体会这一点的。替人立传,无异于操控话语权力,重构死去的人生。因此,某人说,他传即自传,自传即他转,也不奇怪。读《说吧,记忆》的时候,我们多想纳老头儿再多说点儿八卦,再多让我们知道一点儿什么呀。可是他偏偏从他诞生前摆在婴儿房里迎接他的那只空摇篮说起,大谈特谈,而即使到了最末一章终于谈到维拉的时候,连她名字都不提一次,就在去往美利坚的港口处戛然而止了。毫无疑问,纳博科夫意欲“说”的“记忆”,乃是“诗化记忆”,至于大众文化的乐土美国,恐怕只被当作《洛丽塔》的虚晃背景,留在“日常现实”的common sense里了。所谓自传,却像是小说,概是因为《说吧,记忆》里面,记忆自行发言,虚构和非虚构,原本泾渭分明的界限恐怕已在不经意间被打散在玻璃小球的彩色纹理中了。

说起这本书,我还真与它有点渊源。写毕业论文之前,看朝中学人谈老纳的文章——谨慎起见省去二百字——唯有刘佳林和李小均两位老师文章可读——事实是,看了他们的文章,我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影响的焦虑之下,也无法诞生一枚强劲的批评。于是,走投无路的我就在自家地盘讲起不厚道的牢骚来,不想竟在天涯偶遇小均老师,还稀里糊涂地把他变成了我的朋友。虽然不曾见面,但做论文时没少偷他思想,毕业后又时常眈眈于他的美文,前几日还因一破事儿得福听到他的声音(以及许许多多朋友的温暖声音),私以为称兄道弟恐怕也不过分。此处推荐他的最新译作《碎心曲》和《尼采的使命》两部。被欺负人的译作残害的当代读者们大可放心,小均老师的译笔绝对遗世独立美不胜收。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回到纳氏传记上来。话说当年在豆瓣闲逛,于纳博科夫小组遇一编辑,问手上一部老纳传记该由谁翻译。我答,除刘佳林和李小均外无人。于是豆邮电话,这位编辑就稀里糊涂做了我的朋友。他就是米卡老师,我认识的第一位活生生的编辑,他信任我,教我很多。为了表示支持,我买了一本李健吾老师的《福楼拜评传》,事实证明这么做是正确的。李健吾老师二十五岁向福楼拜老师致敬的作品,几十年来竟无出其右。

小径分叉,错综复杂。还是回到刘佳林老师上来。嗯,我想说的是,米卡老师真的找到了刘老师和李老师,刘老师答应了米老师,李老师没答应米老师(这本书太大部头了,况且李老师彼时在与尼采搏斗呢)……总之,刘老师以一枝生花妙笔辛勤耕作,而这本书真的快要出版了。据说,如果我去上海,还能蹭到刘老师和米老师的饭,如果我去深圳,也会蹭到李老师的饭,为了这许多的饭,在敲完这些字儿之后,我一定会再次拿起“改革开放30年文学”……天公劝我重抖擞呢,红牛治感冒,真的不是吹的。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