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狗:地下赞巴拉王国

斗鸡走狗过一生

 
 
 

日志

 
 

等待闲暇  

2009-02-14 00:00:00|  分类: 一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drunkdoggy.blogbus.com/logs/35191686.html

连续十几天的阴霾天,今天终于出了太阳,坐在阳台上,想着自己到底是在干嘛,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意识流就流到了《三姐妹》。在契诃夫的故事中,三姐妹学习各国语言,每天打扮得一丝不苟,为的是有朝一日去莫斯科,她们“该去”的地方。她们一生都在为去莫斯科做漫长的准备,到死都在等待。比起“等待戈多”那个赤裸裸的场景来,我更喜欢这个故事。因为它是活的。

记得刘小枫老师在讲亚里士多德的时候,顺便说起他下午三点在小区里闲逛,保安总是好奇地疑虑地看着他,因为彼时彼刻,所有人都该去工作的。但小枫老师很开心地说,让保安感到惊讶不解的,就是“闲暇”。

我见过闲暇的人。步行街上的LV姑娘,宝马男,小区里的大爷大妈,没到幼稚园年龄的小朋友,过气摇滚明星,自由职业者,以及,大学老师。

伟大的弗拉基米尔说,文学没有任何实用功能,只有一种情况例外,那就是有些人什么都不想做,就想做在大学里讲文学的教授。

这种赋予文学以特殊实用功能的人,并不去创造什么,他们角色尴尬却无害——他们也许只是想要闲暇而已。

可闲暇根本不是什么都不想做。恰恰相反,什么都不想做的人不配拥有闲暇。如果有理想国,他们是最该被驱逐出去的一类人。

不是所有人都该享受闲暇的,因为对某些人来说,闲暇是种严重的浪费,闲暇到了他们身上,会产生可怕的化学反应。

闲暇最好只给少数人。在少数人身上,闲暇才生出了诗,生出了声色光影,生出了生命。

我在这里等待,像樱桃园的三姐妹。我在等待情节突转,小径分叉,我在等待,闲暇。然而有个人对我说,在我们的时代,闲暇是要向社会购买的。我想付出最少的代价,向社会购买一个闲暇回来。但我担心,我买来的闲暇,与我想要的不是同一个。我担心,它来得太迟,我担心,直到我真的什么都不想做的时候,它才降临,我会为它感到恶心和耻辱。

情人节跟谁过,实在是一个问题。我不像三姐妹,即使没有观众,也每天收拾得一丝不苟,相反,我病恹恹懒洋洋,坐在阳台上看包法利夫人。小莉说起情人节来,我说我跟福楼拜过吧。小莉说,福楼拜终生未娶,实在危险。我说,这正是我看好他的地方啊。于是小莉说,推荐跟普鲁斯特,浪漫多情又没危险。

是啊,福楼拜那么强势的一个人,摊上了实在难以招架,但看他与路易斯女士写的信,总是很刺激我的挑战欲。他的风格,无论为人为文,跟普鲁斯特都是两个极端。桑塔格说过,作家只能做情人不能做丈夫,但适合做丈夫的也不是没有,加缪就是一个。但这种十全十美的好男人总让我提不起兴趣来。普鲁斯特虽说是一个善良温柔精致多情的有品男士,可不知为什么,我更想叫他一声姐姐。他们也许没有什么相同处,放在一个饭桌上肯定会吵架,他们唯一的相同处,在我看来,就是闲暇。他们的闲暇不必向社会购买,他们的闲暇没有生出恐怖之物,他们的闲暇从不与“什么也不想做”结合。我羡慕这些闲暇的人,他们的闲暇生出了好东西,生出了诗。

我不想成为他们的情人,我想成为他们。

这些年来,我始终在等待,以至于已经把这样一个狂妄的梦,忘得干净。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