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狗:地下赞巴拉王国

斗鸡走狗过一生

 
 
 

日志

 
 

冬天的梦  

2009-03-11 00:00:00|  分类: 一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drunkdoggy.blogbus.com/logs/36415220.html

莎士比亚有本神秘剧叫“冬天的故事”,菲茨杰拉德也曾经写过一个短故事,叫做“冬天的梦”,在那个迷醉而萧杀的梦中,他遭遇他幻想的顶点,他绝望的顶点,当春天来临,大梦方醒,才知天堂已远,红颜已逝。在纸做的“帐篷”里,阿特伍德写那些被埋在烂叶与护泥中的郁金香种子,说这是一个只要四个月就完成的“冬天的故事”——“皆大欢喜的结局,或皆大欢喜的开始”——只要四个月,以此度过一年中最寒冷的时节。在枯枝败叶与护泥中埋藏四个月的时间,孕育一个冬天的梦,而后破土而出,仿佛一段从梦中向现实生长的植物。日子按天计量,这梦似乎短暂,似乎漫长,似乎沉闷,似乎值得。

那么,这是否是唯一正确的选择?我深深怀疑过。然而大家彼此心知肚明,恐怕谁也不知道怎样才能把时间正确地浪费掉,恐怕谁也不敢保证自己正在用正确地方法浪费时间。我更加深深怀疑,我们所谓的工作,是在把青春和健康交付给谁,我们用青春和健康购买来的,究竟是什么。我不属于特别有理想的那种人,也决不会迫不及待地把自己挥霍出去,为某个陌生人的理想卖命。我想,正因如此,工作和稳定的relationship,对我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至少此时此刻,我这样相信。

在最迷惘的时候,芬雷给我讲斯多葛派射手。他们在离弦的箭的轨迹上找到了信仰,点和弧线构成了稳固的平面,至于目标,从来不是他们要烦恼的。C也是这样说的,不要因为走得太远就忘了为什么出发。因此我时时回到原点,回到那些真正让我愉悦、兴奋的东西,因为对愉悦感的记忆,我不会忘记为什么出发,为什么远足,而一旦止步不前,它们总会质问“你这么长久的沉睡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么长久的沉睡……学生时代,每换一个宿舍我都会在床边墙上刻下这句话。我太习惯于沉睡了。我不在乎自己,只是随物赋形。同时我也习惯于凝视。我是一个最好的旁观者,不肯轻易踏进每一条河流。这些年,我看到了许多了不起的斯多葛射手,也看到了更多工作了两个月就连梦也不会做的人,我看到了拒绝妥协的执拗的不可摧毁的形象,也看到了迫不及待委身世界把“胸粪”堆到嗓子眼儿的伪成年人。我想,我应该固执己见,应该收起一千张面孔,从此只以一张面相示人,并以此拥有一个稳定的可供辨认和谈论的形象,而把剩下的九百九十九张面孔留给镜子中的那个人。灵魂需要延展,需要伸出手臂,需要分割过于丰富的自我,需要看到听到触摸到整个世界,它天生渴慕闲暇,以及由闲暇而派生的游戏。冬天是一个梦,每一年,我至少用四个月做梦,以便用剩下的时间走到世界上去,因此每一天都有了它的意义。

 


随机文章:

救火少年。 2008-05-26
梦的镜头 2007-08-15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