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狗:地下赞巴拉王国

斗鸡走狗过一生

 
 
 

日志

 
 

过了过去。  

2009-04-26 00:00:00|  分类: 一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drunkdoggy.blogbus.com/logs/38531771.html

我认识一个女孩儿,个子始终比我高十厘米,年龄始终比我小两岁,读的书始终比我多,始终在pku读中文系,读了七年,放弃了导师的直博邀请,跑到某同样著名学府念了个理科博士,男友虽如我般换了数波,但关键时刻遇到个男颜知己,年纪轻轻的不声不响地把婚给结了。

十年前,她曾经是睡在我上铺的姑娘。枕边放只荷包,身上总有股中药味儿。双腿修长,声音轻柔,像只年幼的鹤。遍读诗书,会作诗写词,也不做作,和我们一起听摇滚乐,说脏话,逃课。她的行李物品总是很简单,从上铺爬上爬下也总是很轻盈,无论占地占时占声场,她总是最节俭的那一个。这种节俭简直类似旅行中的男人,据说在步入大学宿舍的时候,17岁的她迅速地摆好牙膏牙刷毛巾肥皂后,坐在床上惊讶地看着舍友们从行李箱中掏出笔记本电脑,四季衣服,全套清洗用品和护肤品,以及,各种书。原来行李也可以带书!她恍然大悟。

她生于高原,长在海边。没跟她说过太多话,去北京也只看过她一次而已。那时候,她寄给我长长的讲座笔记,写长长的信,最后一次我没有回。我的生日她寄来礼物,圣诞袜子公仔狗和书,而我却一次也没猜对她的出生年月日。大约四五六七年前,我们就此没有任何联系。晚上整理旧链接,偶然看到她的blog,看到于我完全陌生的记忆,以及她处理过去的方式,许多记忆被唤醒又抹去。

她说她会扔掉整包整包的信,ex的信,她拆都不拆就撕掉。毕业的时候,捐掉一半衣服,扔掉全部公仔,烧旧信,搬家永远轻松过他人数倍。她从不怀旧,不重游,年年剔除掉旧朋友,无数的ex统统化为腐朽尘埃,想起往事永远是一阵恶心,结婚典礼一二百人中她只认得不足五人。她相信,结婚不是提着各自的箱子住到一起,而是各自扔掉一半的箱子,住到一起。

就这样,充满局限的过去成为不堪回首的记忆,需要时时更新,随时抹去。

对于一个每天记日记的文字依赖者来说,扔掉记忆,是一件艰难的事情。那些记忆,不够好,不够美,不具有永恒的价值,不配与在完美路上狂奔的当下的“我”共存,必须被剔除干净。扔掉一半行李,多情者露出忘情的b-side,的确是最简单有效的选择。然而,我疑心,它一定不敢保证,那些被烧成灰烬的小鬼魂们,不会在睡不着的夜里叮你的心。

说的是记忆,还要忍不住提到那个时常被提起的人。那个俄罗斯老贵族说过,他与苏维埃专政的旧怨,完全与财产和地位的被剥夺无关。他说他不能原谅的,是他们竟使他永失美好的童年。纳博科夫的童年,说美好实在太轻,因为那美好常人无法想象,即使阅读他那些细致到琐碎的回忆片段,也无法凭文字与想象力加以真正的还原。因此,与童年记忆中的俄罗斯永久相隔,其中的痛苦与失落亦非常人所能想象。这就是为什么在让记忆自行流淌的时候,他不肯放过每一块鹅卵石的纹理,每一片树叶在阳光下的光谱排列,用一句套话——他的行文是那样一条溪流,沿途每一块石头都要细细抚摸。由于童年的细节如天堂般美好而不可逾越,他始终把心留在了那里,在流亡途中,他把那些闪光的碎片交给笔尖,掰碎,打散,重组,变形,夸张,想象,线条之上再加上线条,色彩之上再加上色彩,最终将琐碎到极致的记忆镶嵌在一幅幅迷宫般浓墨重彩的画作之中——通过写作,那些使他备受煎熬的小鬼魂被释放了,就像蛹释放了蝴蝶。

有人沉湎当下,有人活在未来,大约也并非往事如何不堪回首,而是因为相信,最好的总是在路上,最好的不曾来——否则谁愿意在生命的下坡路上一路狂奔?有人活在过去,终其一生与时间之狱殊死搏斗——谁叫生命的奇迹发生得那么早,那么密集——它们不会白白给予,要你用一生慢慢偿还。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