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狗:地下赞巴拉王国

斗鸡走狗过一生

 
 
 

日志

 
 

那只燕子  

2009-05-15 00:00:00|  分类: 一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续几天北方夏日般的好天气之后,开始降温降雨。从窗口看出去,河水悄悄涨满,有燕子飞过,让我想起一首诗的情节:

他们站在桥中央,夕阳映在流水中,一只燕子用一秒钟飞过桥头,掠过水面。
他转身对她说:告诉我,你会记住那只燕子吗?——不是随便什么燕子,不是那儿的那些燕子,而是从我们面前迅速飞过的那只燕子?你会记住它吗?永远?
她说:当然,我会,永远。
他们热泪盈眶。

已经是五月的中心,这一年还剩一半。
前些天,外出对花粉过敏,回家对电脑过敏,整个人惨不忍睹。据说过敏与体质下降有关,于是下定决心远离网络,过健康生活。偶然地看了一本书,进而开始有计划有步骤地学习养生,读的是《黄帝内经素问》,吃的是山药薏米粥牛肉山楂丸十全大补汤,每周登山每天瑜伽,早睡早起,按摩刮痧,小周天打通之后拿《宇宙发展史》来消遣,只用音箱听电子乐,扶摇直上,飘飘欲仙。
十天下来,居然瘦了。过敏迹象统统消失,体力脑力力大无比。借着某种光线看镜子,突生一念:要是这时候结个婚啥的该多好啊。就结这一回,晚了就不好了。

没有看很多书。但一字一句地看完了新版speak memory和即将面市的Nabokov:Russian Years(据说书印出来要有八百多页~),读得太仔细,带着狂喜,不忍离去。重读一遍《爱丽丝镜中奇遇记》,每天睡前念几页,却从不能把那些奇妙的梦的镜头带进梦里。读过一本《纸房子》,无聊。一本《小团圆》,一本《大教堂》,半本麦克尤恩《星期六》,半本格林《梦之日记》,都好。消遣读物有《青灯》和《小城好汉》。大江健三郎好严肃,从不避讳向大师致敬,看书名:《愁容童子》,《别了,我的书》,再看:《优美的安娜贝尔李,寒彻战栗早逝去》,姿态虔敬,亦步亦趋,可惜我不打算读完任何一本,要知道,这都是我想要去写的书名啊。有谁注意过果戈里的《密尔格拉德》和《狄康卡近乡夜话》?每一个字都像仲夏夜之梦那么神奇。对了,还有老王子的小说,处女作也惊艳,谁说咱一定要读死去的白种男人写的东西啊。

想过很多,却很难写出什么。我在练习用笔写字。紫色的墨水,而不是蓝色的。彩虹的边缘,光谱的终结。一个人的日子真好,没有什么瞬间需要被永远记住,更不必担心,谁会抢先一步,忘掉那只从永恒里飞过的燕子。

 又:经蝴蝶妹妹豆邮提醒,总算把这首诗找到啦。展示之:

《燕子》是在访谈录里被纳博科夫描述过,其实它就是《天赋》中译本第99页底下那首诗。但我们的中译本是根据英译本过来的,而英译本已经把“燕子”这个意象换成了“流水”。俄文本里原诗是这样的:
   “有一天傍晚我们两个
   在一座古老的桥上站立,
   我问你,让你告诉我说,
   可会至死记住那只燕子?
   你听了回答:那是当然!
   于是我俩哭了,
   像生命在飞翔中悲泣……
   到明天、到黄泉、到永远——
   那一天,在一座古桥的旁边……”
  (译文见刘文飞,《二十世纪俄语诗史》,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6)


 
  评论这张
 
阅读(7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